第175章 恩人16(1 / 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“啧。”韶音发出一声。

“啧。”灰灰跟着发出一声。

赵淮叶走后,韶音便放松下来,摊开手脚,发出一声愉悦的哼声,舒舒服服地睡去。

走过寂静的宫道,在黑暗中穿行两刻钟,匆匆回到宣明殿的赵淮叶,状况却不大好。

他倒是离开那个阴沉、压抑、充满苦闷的地方,但是回到安静的宣明殿,躺在宽敞的龙床上,他却睡不着了。

宣明殿很安静,安静到近乎冰冷,一点温度都没有。他心里空空落落的,寂寥、孤独的情绪涌上来,将他整个人吞噬。

从前他想到阿晓,心中就会涌起暖意,驱散孤独和寂寥所带来的冰冷。但是现在,想到阿晓,他只感到疲倦。

甚至,他根本不愿意想起她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他再想起阿晓,已经没有了温暖、安宁、眷恋之感。

那道明亮的、直直刺破黑暗的光束,不知何时也暗淡了。

赵淮叶有些心惊,不敢去想原因,但是大脑不受控制地频频划过她站在桌边,收拾包袱的画面。

这更让他睡不着了。

上朝时,赵淮叶频频走神。

朝臣们的声音、大殿上的光与景,仿佛全都离他远去。他坐在那里,努力想要打起精神,但是身体太疲倦了,大脑不受他的控制,如脱缰的野马,兀自呈现出一幅幅画面。

冷不丁的,一个念头从角落里冒出来:“也许她是对的,倘若她生活在平常百姓家,嫁给一个平凡普通的男人,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烦恼。”

突然冒出来的念头,把赵淮叶吓了一跳,瞬间让他从神游中回过神。他漫不经心地打量了一下臣子们,见他们针对水患的事吵得不可开交,听了两句便又控制不住地走神。

他想,现在这样,怪不得阿晓。

她只是受到了太大的压力,她也不想这样的,但她被逼疯了。

用“疯”这个字眼形容她,很不妥帖,赵淮叶也不愿意这样想她。他觉得,还是那次中毒的缘故,她的脑子都被毒坏了,始终没有恢复记忆,性情也变了许多。变得黏黏糊糊,整日哀怨。

她本不是这样的人。是皇宫不适合她,太多太多的压力,太多太多的不适应,逼迫她变成这样。

一点怜惜从他心底升起,是久违了的,发自内心的,真挚得不得了的怜惜。

与此同时,还有对自己的安慰。他不是变心了,他只是懂得了一个道理——

也许放手会更好,放她出宫去过自在的、轻松的、适合她的生活,对她好,对他也好。

至于她以后会嫁给别的男人……赵淮叶脑中闪过那一幕,心里梗了一下,就接受了。

他曾经爱过。虽然不能一生拥有,但他曾跟她有过轰轰烈烈、至死不渝的真心相爱。

这就够了。日后记起,他仍旧会感到温暖,一生都会怀念她。

放她走的念头在脑中盘旋了数日,不仅没有消失,反而愈发清晰。

赵淮叶便知道,这不是一时冲动。

他开始想,如果当真要放她走,如何跟她开口?她会同意吗?

或许是想到以后不会常常见面了,可能从此往后,整个余生都不会再见到几次,赵淮叶来到承福宫后,变得格外温柔起来,目光和煦,神态包容,哄她时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。

韶音做出被他哄好的样子,明媚的笑容少见地浮现在她脸上,偎在他怀里说道:“我不会走的,你要相信我,我绝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冷冰冰的皇宫里。”

她的话才开了个头,依偎的胸膛蓦地变得僵硬起来,像是一块铁板一样。

“我们以后好好过。”她全然未觉一般,小手抚上肚子,低头温柔地说:“我们努力几年,实在不行,便按你说的,抱养一个皇儿。”

赵淮叶眼前一阵发黑!

“努力几年”,意味着天天喝补汤,夜夜辛勤耕耘。他想到这里就止不住地腿抖,身体被掏空的虚弱感深深传来。

几年?怕是不会有了,他恐会纵色过度,英年早逝。

眼底闪过坚定之色,他抿了抿唇,抚着她肩头问道:“阿晓不想出宫了吗?”

“不想。”韶音摇摇头,模样乖巧。

赵淮叶想听到的不是这样的回答。他努力控制声音变得柔和,说道:“你以前喜欢平静的生活,喜欢宫外的自由自在,喜欢市井的嘈杂与充实。”

“我现在也喜欢。”韶音认真说道,仰头看了看他,弯起眼睛,露出清澈而明亮的笑意,活泼地说:“但我更喜欢阿叶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说着,她抱住了他的腰,眼底流露出绵绵的情意:“我们会相爱到白头,相互依偎到老。”

赵淮叶瞬间有股推开她的冲动。

不会有白头到老。

再这样下去,他会短命的。

“但我看你不开心。”他低头看着她说,神情温和,“我不想你不开心。”

“没有不开心。”韶音摇头,抱住他讨好地说:“跟你在一起,我很幸福。”

赵淮叶抿住了唇。

心底有什么蠢蠢欲动,仿佛要压制不住了。

他闭上眼睛,揉了揉太阳穴,压制着那就要冲出来的东西,直接说道:“我送你离开吧。”

他不再跟她拐弯抹角,直接说出目的。

韶音脸上愣了一下,很明显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
“在皇宫中,你不开心,我也很累。”赵淮叶推开她坐起来,双手握着她的肩,很认真地同她说道:“阿晓,从一开始我就错了,我不该留下你。”

韶音怔怔的,说道:“可,可我失忆了。我在宫外,谁也不认得,也不知道怎么生活。你让我出宫……”

“我会将夏露他们留给你。”赵淮叶缓声说道,态度恳切而认真,“我还会给你一座庄园,几个赚钱的铺面,一笔花不完的银子,不会让你受一点点苦。”

韶音的表情仍是怔怔的,她小心翼翼地扯住他的衣裳,望着他说:“可我只想在你身边。”

赵淮叶的头又疼起来。

他很想打开她的手,将她推远一些,大声坦然地说:“我不想!”

但他不能。

忍着烦躁、不耐,他用力闭了闭眼睛,极力挤出耐心的口吻:“阿晓,皇宫不适合你。”

话说到这一步,她总该明白了。

韶音怔怔的,仰头望着他依然俊美,但缺失了柔情的脸庞。

在泪水即将掉落眼眶的一瞬,她猛地低下头去,将他的衣裳攥得更紧:“可我已经很努力去适应了。”

赵淮叶心里爆出一句,放屁!

她何时努力适应了?天天跟他闹,把他当成世间寻常男人看待,仿佛生活在寻常百姓家,而非皇宫中。

她丝毫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敬畏,说什么适应,他真是一点点都没看出来!

他抿着唇,不说话。

寂静蔓延。

空气的温度渐渐变冷。

韶音低着头,眼泪滴落在裙摆上,打湿了一大片后,她才说道:“你不爱我了,是不是?因为我生不出皇儿,是不是?还是说……”

她抬起头来,用一种害怕他会说,但又笃定他会说的目光看着他道:“还是说,你已经过了新鲜感,腻了我?”

最新通知

网址已经更换, 最新网址是:yushuwuy.com 关于解决UC浏览器转码章节混乱, 请尽可能不要用UC浏览器访问本站,推荐下载火狐浏览器, 请重新添加网址到浏览器书签里

目前上了广告, 理解下,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,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,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